标王 热搜:
 
当前位置: 首页 » 资讯快报 » 行业资讯 » 正文

王小川:2020年搜狗将面向C端 实现AI应用加速落地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20-07-25  浏览次数:0
核心提示:  2017年搜狗上市后,公司战略转向人工智能。因为上市之后的梳理,王小川坦诚AI上的动作慢了些,但明年将有明显改观。与今天很
  2017年搜狗上市后,公司战略转向人工智能。因为上市之后的梳理,王小川坦诚AI上的动作慢了些,但明年将有明显改观。与今天很多公司选择去做B端生意不同,王小川称,搜狗要在ToC上展示AI的魅力,选择了搜索、输入法、智能硬件与AI的融合。
 
  11月底我们在位于搜狐网络大厦的搜狗公司办公室里见到了王小川。接受采访时,他的领口别着一只黑色的录音笔,这是搜狗今年3月发布的AI硬件,他称“我们在这个小战场上已经获得了胜利”。
 
  搜狗上市后,公司战略转向人工智能。与今天很多AI公司选择去做B端生意不同,王小川称,搜狗要在ToC上展示AI的魅力。他选择了搜索、输入法、智能硬件与AI的融合。王小川介绍,明年将会陆续针对输入法、搜索和AI硬件发布跨越性的产品。在谈论这些时,他依然是自我逻辑强大的学霸,对于选择C端还是B端、“转型”和“多元化”上都有自己的见解和坚持。
 
  此外,作为一个典型工科生、黄金时代的程序员,他对国内程序员职业生命路径,以及年初在996炮轰中他被波及的那场舆论也有自己的见解。“我们在ToC市场展现AI的魅力”
 
  AI:11月初发了三季报,你在分析师电话会议中说线上广告将通过AI能力来提升,可以具体讲下吗?
 
  WXC:2020年我们核心不在广告上创新。搜狗到今天,80亿元的收入,不算大也不小,往下最重要的是利用AI技术,使得用户产品包括搜索、输入法、智能硬件都能有跨越性的发展,本质上是AI推动我们的产品。比如,今天我们通过关键词去搜索获得结果,但关键词表达的含义是有瓶颈的,你搜“财经天下”,别人不知道你要干啥,本质上我们要实现人类语言方式的交互,这是我们的一个目标,让表达和获取信息更简单,这种简单包括了语音、图像的沟通方式,以及让机器更接近人类语言的方式跟人打交道。输入法也一样,它开始要辅助你的写作。你可以想象写作时,把它当成你的秘书来提高工作效率。智能硬件也会有新的方式,成为你的分身和助理。现在AI讲了很多,但ToC能做到的公司是很少的,大多数都去做ToB了,我们要在ToC上展示AI的魅力。
 
  AI:在AI落地这一块,确实很多企业都在往ToB转,你为什么选择ToC?
 
  WXC:我觉得这是错误的一个理解,本质上大家都是给消费者提供服务的,是消费者端没做的了,大家才说去做ToB吧。所以,这里面好的模式依然是去巩固ToC,同时CToB,帮助我服务的企业跟C端更好地去连接,而不是放掉C端去做B。比较好的是美团,一定是先把外卖稳住了,高频业务不会停下来,随后为餐饮行业提供信息化。其实目的也是信息化之后更好地去服务C端用户,不要本末倒置。这是今天行业中有误解的一个地方。
 
  AI:腾讯今天说产业互联网,也是C端稳住了去做B端吗?
 
  WXC:腾讯也一样,C端公司最好的做法是C端和B端的连接,而不是变成C端和B端两个独立的业务。其实阿里今天也是,阿里做菜鸟、做B端广告AI技术,还是跟C端连在一块的。
 
  AI:我们AI会怎么做?是先稳住C端再到B端吗?
 
  WXC:搜狗本身收入是来自B的,是从中小企业过来的。我们其实本身服务C,同时给B带用户,因此,我们是有机会在里面既做C也做B。我们会从搜索到输入法到智能硬件,把AI的突破给带进去。我们录音笔就很有意思,这个产品最近几年整个中国市场销量加起来也就400多万支,不大还处于下滑的趋势。但是今年就发生变化了。从搜狗推出AI录音笔之后,整个主流电商平台,录音笔的搜索量是提升的,销量也是提升的。AI赋能之后,也会使得原有的硬件有一种颠覆,能够转写文字,云端存储,能够检索,提取摘要,变成了一个更好的产品。我们的AI录音笔双十一销量已经是第一了。我们牵头成立了AI创新联盟,包括索尼录音笔、纽曼、爱国者都加入了,他们部分技术服务甚至硬件方案是搜狗提供的。一个新兵进去,能够在这个传统行业中产生颠覆性的意义,是因为我们掌握了硬件跟AI之间的结合,这也是传统企业所欠缺的地方。
 
  AI:除了录音笔,还有其他智能硬件吗?
 
  WXC:明年会出两款新硬件,是大众消费品,未来行业趋势我们认为可能会颠覆手机。
 
  AI:这两个智能硬件是什么方面的?
 
  WXC:暂时不告诉你。我们看到硬件经历了三个时代的变迁,从PC以计算力为核心,到网络盒子以输入输出为核心,再往后会以AI为核心。
 
  AI:提到AI硬件,智能音箱一开始被赋予了入口的意义,你对这件事怎么看?
 
  WXC:我不看好这个事,我认为是一个错误的方向。因为硬件的趋势是越来越便携,甚至到穿戴式,还要有更强的IO能力。音箱本身的便携性是不够的,IO能力也不够,也不具备手机这么多传感器,只有语音输入和输出,因此音箱构不成这样的入口。比如亚马逊做音箱,它本身的业务是卖商品、卖音乐,做音箱是增加一个触点。但是独立把音箱去做战略部署,不是个好方向。
 
  AI:在你看来,这样的AI入口硬件可能是哪种品类?
 
  WXC:穿戴式的,像手表、耳机和眼镜。
 
  AI:你们会做这类入口级产品吗?像智能手表很多大企业在做,给其他企业的机会不太多。
 
  WXC:我没说做手表,我只说未来是什么。而且我不觉得这叫“入口”,它应该是人体的体外感官,是人的助理和分身。
 
  AI:你会不断下场做硬件吗?因为搜狗是偏软件的企业。
 
  WXC:我们通过录音笔,已经看到市场发生变化的苗头。虽然这个产品难度比手机低很多,但我们进去后证明了我们做硬件的能力,以及软件和硬件搭配的意义。硬件AI化,硬件就会被升级。不一定是我们去颠覆,但传统硬件行业会被颠覆掉。未来我们与硬件公司可以产生合作,我们有自己优势就会有机会。AI打开产品的心智,公司独立性会更强AI:你对公司未来的一个愿景是什么?
 
  WXC:近期就是输入法、搜索或者智能硬件开始AI化,从工具走向服务。
 
  AI:你认为输入法AI化后,变现有哪些可能?
 
  WXC:工具本身不具有变现能力。对于输入法而言,首先从工具变成服务,服务本身是有价值的,不管是做广告还是其他。原来只是打字,未来会成为写作的助手,能帮你去校对、优化语言,成稿的速度快很多。在这种情况下,就有它的意义了,做服务后面的模式可以做广告,也可能向个人直接收费。搜索也一样,先化成一种服务。核心是AI助力它们从工具向服务的转型。
 
  AI:我将来打字的话,我打上半句,输入法会给我直接下半句?
 
  WXC:当然了,打春天来了,它会提供各种下半句给你选择。
 
  AI:这个产品什么时候推出?
 
  WXC:明年。
 
  AI:今日头条上试过几个机器人,做些财经、体育的报道,可能都是比较格式化的。
 
  WXC:严格意义上讲,它不是我们想要的那种AI,这种还是人写好了格式,重复性地在里面填表。
 
  AI:你这个是微软小冰自己又作诗又写歌词的那种吗?
 
  WXC:微软小冰太娱乐化了,我们还是期望它能提高用户的效率,对用户而言有实用性。小冰是不断在创造惊喜,在实用性方面不占优势。
 
  AI:从我比较使用来看,你们的搜索效果比百度要好,为什么份额相差这么大?
 
  WXC:必须要好很多才有机会,这也是后发者困难的地方。加上我们之前作为搜狐的一部分,百度在资源、marketing、用户心智都远远跑在我们前面。准确讲,如果百度做的足够好,其实没有我们机会。现在给我们留了这个机会,我们颠覆性还要加强。
 
  AI:在哪些方面要颠覆?
 
  WXC:这是机密。明年我们看到在交互方式上可能变化,不是用关键词这个模式。关键词做搜索不是一个好的体验,准确度有限,需要改变这种交互模式。
 
  AI:什么时候发布?
 
  WXC:差不多一季度末。
 
  AI:你曾经说跟微信没有商业上变现的战略,这次跟微信延续了合作会有什么价值?
 
  WXC:这是连接,不是最核心的东西。明年搜索有新产品形态,跟微信的关系还需要继续升级。其实腾讯还有很多资源,现在并没有被使用好,还需要继续去突破。
 
  AI:你们在谈吗?
 
  WXC:在谈。
 
  AI:你刚说的新的搜索产品形态跟腾讯有关吗?
 
  WXC:没有。
 
  AI:你带领搜狗从PC时代到移动互联网再到人工智能转过几次型,你对AI这次转型怎么看?
 
  WXC:我从来不用转型这个词儿,也不认为转型是正确的理解方式,我们认为是“升级”。之前在移动的时候,我们的搜索可能是在腾讯的QQ浏览器,或者手机里面内置,通过合作伙伴的渠道去推荐使用,独立性不够强。AI到来之后,我们的产品心智被打开了。其实,产品要么靠心智,要么靠渠道。心智强大了,用户使用兴趣会更大,对渠道依赖就会减小,这是我看到的变化。
 
  AI:PC时代你们输入法先发优势很明显,现在AI这块大家都在发力,进步都很明显,你认为搜狗晚了吗?
 
  WXC:是晚一些,搜狗2017年上市,上市之后需要重新梳理。2018年开始做内部调整,组织能力要跟上。改组之后我们才能真的做到对产品的优化,如果没有其他路径目标的压力,我们的动作会更快。
 
  AI:那你怎么追回来呢?外界看到的阿里、百度还有科大讯飞声量很大。
 
  WXC:还是看清赛道吧,我更多是ToC里选准点。百度选择的人工智能方向是否正确还有待市场检验,不管是智能音箱还是无人驾驶。科大讯飞硬件上有突破,但毕竟它不是一个互联网ToC的消费公司。“我没有更好的答案”
 
  AI:我们做过一篇文章叫《程序员不可托付终身》,你是程序员的一个代表,你认为程序员如今职业路径越来越窄、内卷严重原因是什么?
 
  WXC:这个时代变化很快。程序员享受了风口上的的红利。很多程序员一起步就拿到二三十万元年薪,其他行业很少见。起点好之后,上进心可能就不够。程序员如何在中间确保有足够的紧迫感,提升自己,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。我认为这是一件公平的事情。
 
  AI:那你认为程序员35岁以后的出路是什么呢?
 
  WXC:做个老程序员?我没有更好的答案。在这个时代,知识更新这么快,每个人都要思考这个问题。学习能力变得非常重要。清华计算机系人不愿意创业,我知道电子系创业偏多,为什么呢?因为计算机系一毕业就有好工作,有特别好的薪水,很安稳。他就不会选择创业,是机会对他的蛊惑。
 
  AI:你们计算机系那个班的很多同学还是站在桥头的,包括最近上市的有道CEO周枫。
 
  WXC:他跟我有点类似,都不是一个严肃意义上的创业者,我一开始加入搜狐,他是加入网易,都是分拆的公司。大体上程序员的问题往深里挖,是他们已经享受到这样一个红利期了。
 
  AI:这个红利期应该还没有结束。
 
  WXC:没有结束。互联网的发展,技术发展是主旋律。整个世界就是从原子向比特运动的一个世界,信息化是一个大招,AI又加一棒,程序员在中间已经处在一个非常优势的位置了。从我的感受里面,非程序员为了能够得到更好工作,花的心血要多很多。
 
  AI:今年年初996的讨论,也波及到你,当时是怎么一回事。
 
  WXC:我没提过996这个事,我可以解释两句。搜狗公司并没有996。有员工认为有不好的现象,跑到外面论坛去抱怨,我觉得抱怨的人是不值得保留的。抱怨不解决问题。
 
  AI:你允许他去外面的社交媒体发表意见吗?
 
  WXC:我没有限制这种做法,但我有用不用这个人的权力。他抱怨的事一定有公司做的不到位的点,但在我的解决方案中,不要只向外抱怨,而是希望员工能建设性的去想内部怎么改进,公司和员工之间需要建立一种信任。90后、00后的员工跟公司弱信任,总觉得好像公司会欺负我,会克扣薪水。这是需要改进的地方。有的公司要改进,有的是员工改进。
 
  AI:你对新一代程序员有什么管理理念?
 
  WXC:以前员工服从性更好,把职业生涯看成最重要的一部分。今天人自我实现、自主表达的意愿更强烈,所以每个公司必须有更强的愿景,能跟员工达成一致,而不只是一份工作。
 
  AI:外界评论你这几年越来越哲学范儿,这种哲学思考对公司管理上有影响吗?
 
  WXC:一直以来都是,都是向生命学习的历程。搜狗这么多年过来,很多人都觉得是不可能的事,就是在搜狐这样的媒体公司里孵化出一个技术公司,距离百度这么远,去追赶。为了不断去突破创造,我们不断做了很多工作。从之前搜索团队,搜狗是除了百度之外,中国唯一有自主搜索代码的公司,其他几家都是在其他人的代码上改的。这就像造核弹一样,搜狗是独立造出来的,全球能做搜索的公司只有四个。之后我们发布输入法,从技术公司到掌握产品能力。之后又是三级火箭,找到了突破搜索的一条道路,对渠道有了新的理解。甚至今天互联网行业中大量沿用三级火箭这个词,是我们发明的。再到后来,公司要有独立的生命力,就像胎儿和母体之间,不是一类会产生排异,怎么办,要降生一个独立的生命,我们引进阿里投资,后来腾讯再投资,2017年上市,整个脉络当中,我们都有后面哲学层面上的战略思考。我们不是说今天才有这样的哲学思考,而是在整个过程中有很多没想到的突破和困难,包括今天我们还是需要新的突破,尤其是从PC时代过来的公司,你的机制还不是完全独立的市场导向,母公司相对也在一个困境当中,在这里面有很多困难要去解决,我们把这种哲学思考应用在其中,而且一直就没停过。
 
  AI:你对公司多元化发展有什么考虑?
 
  WXC:我比较反对”多元化”的提法,就像反对“转型”一样。一个公司是个生命体,应该有它清晰的定位和使命。即便做多元的东西,也要围绕一个战略去做,如果它不是为最终清晰战略服务的,只是为了避免风险,那我觉得危险度更大。你又想吃肉,又想吃草,这个时代已经不是这样了。
 
  AI:人们评价美团的时候,会说它的业务是离钱近的,搜狗这类公司离钱远。你要不要做一些离钱近的业务?
 
  WXC:不是战略核心,搜狗从诞生第一天开始就是围绕搜索为核心去构建的。这个出发点我们后来评论,不是个好的选择,在百度面前有多少人冲击过搜索,到现在我们还是选择坚持下来的方式。如果我们做一些离钱近的事的话,也是在我们现有的输入法、搜索升级的时候,能使它离钱近一些,而不是单独选择离钱近的事儿来做,那叫转型,但我认为是要做升级。
 
  AI:做AI的公司很多都通过云输出,你会去做云吗?
 
  WXC:没到那个阶段,现在是先把自己主业拉起来是核心。
 
  AI:全球做AI的互联网公司中,你看好哪个?
 
  WXC:我比较看好亚马逊,他的CEO有足够的创造性和突破性,他的布局不断突破。他们有件事我特别欣赏,当他们做项目的时候,提前要做presentation,就是先要有一个终极画面,再倒过来干活,而不是那种走一步看一步的状态。做技术工程师的人容易顺着当前走一步看一步,而不是先畅想未来的事情。另外,他们开会的时候是先准备几页Word,确保大家有充分的信息沟通。我们现在都在学习中。
 
 
[ 资讯快报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0条 [查看全部]  相关评论